疫情中读《昆虫记》:科学和文学的完美结合,重新认识生命

博雅经典名著阅读

文 | 唐佳宸

"一起读名著"系列丛书主编

音频来自博雅小学堂APP《名著精讲<昆虫记>》

01

为了最初的梦想

我可以忍受……

1878年,54岁的法布尔完成了《昆虫记》第1册,在完成《昆虫记》第一册前,他的孩子刚刚去世,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的他自己也身患肺炎,濒临死亡,生活在塞里尼昂的乡亲们可能很难想象到,那个平时在自己的院子里蹦蹦跳跳,捕昆虫的老头,在19年前,他曾经在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中被达尔文称赞为“罕见的观察者”,而在十年前,他更是见过领导了法国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拿破仑三世,并且他还试图参与茜草染料工业赚钱。

听起来,法布尔好像很想发财?其实不是。

展开全文

让·亨利·卡西米尔·法布尔(1823-1915)

当时的法国为了让学术研究不被有钱人牵着鼻子走,有一个奇妙的规定,就是没有财产就不可能成为大学教授。所以我们的法布尔为了当教授,才会在34岁时,全心投入茜草染料的研究。

只可惜,10年后,就在茜草染料工业化快要搞定,工厂成立不久,德国率先完成了一种化学合成染料,法布尔通过赚钱当大学教授的梦想因而破灭。既然法布尔赚钱的本意就是要做研究,于是他干脆横下心来,当不了教授就自己搞研究嘛。在接下来的十年间,他也就把时间用在写书和观察动植物上。

法布尔穷其一生做科学研究,去观察昆虫,搞到自己穷得不行。他想喝口酒解渴,可是没钱,只好自制酸苹果汁解渴,看见街上的乞丐很可怜,想给个两法郎,可是口袋里却只有两个苏 (友情提醒:1法郎=20苏),要想买一本必需的书籍,就得节衣缩食。

但是, 浓厚的兴趣和倔强的性格使他并没有向贫穷低头,正像那些在变幻莫测冷酷无情的大自然中顽强生存的昆虫一样,他也在几十年的坚忍不拔中进行着自己的研究。

正在研究昆虫的法布尔

为什么法布尔这么热爱昆虫?可能这事儿得追溯到他15岁那年,在学校周围的雷·撒格尔的山丘上,他第一次看到神圣粪金龟 (就是屎壳郎) 努力推粪,他没有嫌弃地离开屎壳郎,而是为屎壳郎努力推粪,努力生存的情景而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